欢迎访问万向网!

万向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万向网 > 专栏 >

专栏

从特区币到数字货币 深圳38年发币往事

发布时间:2021-07-05专栏评论
又是,又是货币,又是对外贸易。但38年的时空转换,当年深圳特区币的夭折运程已不会马上到来到立刻在深圳发行的身上。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征社会主

历史没假如,站在2019年,央行在深圳的数字虚拟货币试点,也将成为历史转折点。

1980年8月,深圳正式设立经济特区。但刚成立时,深圳的货币体系出现了紊乱:中国国内区域于1980年4月另外发行与人民币等值的外汇券。外汇券只限境外人士用,并可用于指定商店,售买中国国内通常非常难买到的产品。同时,香港产品不断流入深圳,香港人到深圳消费以至购买房地产等皆多用港元,到深圳资金投入的港商亦多以港元发工资,深圳流通的港元随之不断增加,形成深圳同时有人民币、外汇券、港元三种货币流通的状况。

1984年港元在深圳流通至顶峰,黑市兑换价升至100港元兑63元人民币,较官方牌价高出30多元,同时港元和外汇券占社会产品零售额70.5%,人民币跌幅厉害,令中央及广东政府担忧人民币受冲击。该年1月,深圳委及市政府第三向省和中央提出发行特区货币的需要。2月,邓小平提出可以在深圳、厦门发行特区货币。不久研究小组经过调求建议后向深圳提出了货币策略,包括汇率、与人民币关系、中央提供外汇支持的金额等内容。该年8月,国务院会议赞同发行深圳特区货币,切断人民币在深圳经济特区内流通。十月,深圳向广东及中央提交《关于怎么样发行好特区货币问题的请示报告》,提出具体的策略,并阐明特区货币与人民币的关系。同月货币小组向中共中央政治局汇报三个策略,即让港币流通、让外汇券流通、发行特区货币并可于香港回归后在香港流通三种选择。中央政治局支持了发行特区货币的策略。

1979年至1982年期间,深圳人多有储藏港元。据1982年国务院的《目前试办经济特区工作中若干问题的纪要》估计,深圳居民持有些港元有1亿元以上。

1996年,外商资金投入企业外汇交易可通过银行结售汇体系进行后,境内机构的外汇交易绝大多数均通过银行结售汇体系办理。银行结售汇体系运行已基本成熟,可以满足市场主体及结售汇企业的业务需要。因此,1998年12月1日起,央行、外管局联合下文取消了各地的外汇调剂中心。

因为用港元可在深圳买到不少用人民币买不到的产品,又可以到香港沙头角边界购买各种名贵货物,因此港元在深圳备受喜爱,人民币和外汇券则遭到排挤。比如,当时的黑市兑汇市场,最高可以100港元兑换55元人民币,较外汇牌价高出19.6元。

总之,在深圳试点数字虚拟货币的刚需程度远胜当年的特区币。

于1984年至1985年发行深圳特区货币之议最为热烈之时,中国人民银行为首的货币小组已就发行货币做好筹备。1984年6月,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在深圳轻工业区买下两幢大楼作为“深圳光华印钞造币公司”厂房,并已开始为造纸厂征地。1985年1月,货币小组提交的报告中提出深圳特区货币纸币以黄帝为像,硬币使用飞禽图。同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将样票设计送交中央政府批准。纸币面额分5元、10元、50元、100元、500元5种,图景使用的是黄帝像;硬币面额分1分、2分、5分、1角、5角、1元6种,图景用的是飞禽图。1984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谷牧在深圳检查工作时说:“‘特区货币’的票样使用黄帝的头像,有益于团结广大港、澳、台、侨同胞,也有益于对外经济的拓展。”

1983年1月,国务院经济研究中心等部门组成调查组到深圳、珠海研究货币问题。其中广东、深圳、招商局倡导发行,珠海需要不迫切,港澳工委不倡导发行。调查组同月向广东省委领导表示赞成发行特区货币,以利资本主义经济的进步。同年4月,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宣布成立“国务院特区货币研究小组”,该小组基本上一定了发行特区货币的方向,主要任务是研究怎么样发行。

但就在这个时刻,1985年7、8月间,邓小平再度对特区币做出指示,他说:深圳的进步非常快,但毕竟是个实验,还有的未解决的问题,比如货币问题,引进技术和出口创汇还不理想。但建设特区才三年多,再花三年时间,这部分问题会得到解决。

又过了18年,2016年1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虚拟货币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来自人民银行、花旗银行和德勤企业的数字虚拟货币研究专家分别就数字虚拟货币发行的总体框架、货币演进中的国家数字虚拟货币、国家发行的等专题进行了研讨和交流。时任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出席会议,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主持会议。

特区币的年代诉求是抵御港币的强势,而数字虚拟货币的诉求是推进产业升级、人民币国际化。前者是防守、后者是进攻;前者是不能已而为之、后者是年代之需要;前者不利于人民币在国际的声誉、后者有益于人民币国际化;前者不做,可以通过人民币强大解决,后者不做会则会由于其他国家主权数字虚拟货币崛起而问题累积;前者是权宜之计,后者是策略大计……

1982年初,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尚明为首的小组到深圳进行调查,4月小组向国务院提交报告,觉得货币问题关系重大,也涉及深圳经济特区的定位及与中央的关系的问题,因此不适合仓促行事。该报告同时表示不发行特区货币不会对吸引外资导致障碍。该年末,国务院曾召开两次有关会议,会上多数人赞成发行特区货币。

假如当年特区币发行,将完全改变深圳乃至其他特区的近况,假设特区币成功,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桥梁,特区币甚至成为地区内的硬通货;但假设失败,深圳经济特区进步也会紧急受阻,对外没打出去,对内成为深圳和内地联系的障碍。

虽然特区币最后“胎死腹中”,但1985年11月,深圳经济特区外汇调剂中心成立。1985年12月12日,中心办理第一笔外汇买卖,成交100万USD。外汇调剂中心是企事业单位相互间进行额度交易和借贷的最原始的外汇市场,深圳设立特区的外汇调剂中心,某种程度充当了稳定人民币汇率的功能。

“在国内目前经济新正常状态下,探索央行发行数字虚拟货币具备积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发行数字虚拟货币可以减少传统纸币发行、流通的高昂本钱,提高经济买卖活动的便利性和透明度,降低洗钱、逃漏税等违法犯罪行为,提高央行对货币供给和货币流通的控制力,更好地支持经济和社会进步,帮助普惠金融的全方位达成。将来,数字虚拟货币发行、流整体系的打造还能够帮助国内建设全新的金融基础设施,进一步健全国内支付体系,提高支付清算效率,推进经济提质增效升级。”

深圳特区币的发行已经箭在弦上。

1985年,货币小组向国务院提交报告,提出特区货币由中国人民银行发行,使用独立汇价,与包括USD、日元、港元、英镑的一篮子货币作浮动汇率,以人民币为依据,而不与任何国际货币直接挂勾。该报告同时提出发行时间为1985年十月1日。

会议确定了一个基调:

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点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建议》正式发布,《建议》提到“支持在深圳拓展数字虚拟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革新应用”。——白纸黑字,中国中央、国务院的策略决策,经过5年的再三考虑。

下面的进步关心这个范围的都了解了。央行积极投入数字虚拟货币的研发,近两个月研发速度已经明显加快。

于是,深圳的特区币最后没发行。

数字虚拟货币板上钉钉

最近,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透露了现在研发的进展:“现在大家是是一个赛马状况,几家指定运营机构采取不一样的技术路线做DC/EP的研发,哪个的路线好,哪个最后会被老百姓同意、被市场同意,哪个就最后会跑赢比赛。所以这是市场角逐选优的过程。”

此消息已在金融、区块链、外贸等产业迅速讨论开来。从38年前深圳提出发行“深圳元”这种特区币,到目前的数字虚拟货币试点,深圳在中国的金融地位已经发生变化。

夭折的深圳元

1981年春,时任广东副省长、兼任中共深圳委第一书记的吴南生第一正式提出发行特区货币。同年5月,中共广东委向中共中央及国务院提出该项建议。7月中,中共中央及国务院批示由中国人民银行负责研究在深圳发行特区货币的策略。至该年11月末,深圳提交的《关于尽快研究发行特区货币及批准外资银行来深圳经济特区设置分支机构的报告》中表示当年区内共有约800万港元流通,约占货币流通量十分之一,如不尽快研究发行深圳货币,港元的流通范围可能不断扩大。

从时空背景来察看,正在研发的数字虚拟货币已不会像特区币那样胎死腹中。

又是,又是货币,又是对外贸易。但38年的时空转换,当年深圳特区币的夭折运势已不会即将来临到马上在深圳发行的身上。

广告位